1. 首页
  2. 新闻中心
  3. 公司动态
  4. 内容

生存艰辛, 中小油脂企业很无奈

日期:2018-04-14 人气:325

当前中国油脂市场,在外资企业和国有大型企业竞争火热的时候,那些曾被视为我国市场繁荣关键因素的中小企业,因规模小、市场占有率低,却只能战战兢兢地在夹缝中生存,勉强度日。


  今年9月初,在新油料上市、未来几个月节日较多、食用油价格涨声一片,正是油脂企业开足马力生产的时候,地处湖南北部的某小型油脂加工厂一片寂静,“资金紧张,原料收购不足,市场打不开,仓库里还积压着去年的小包装产品,我们只能停止生产。”一年前还雄心勃勃进军小包装食用油的孙总无奈地告诉记者。


  作为一个极端的例子,这个企业的窘境或许可以理解为市场竞争优胜劣汰的结果,但至少从侧面折射出国内中小型油脂加工企业的生存困境。


  夹缝中生存


  众所周知,国内油脂市场是一超多强的局面,益海嘉里一家独大,中粮、九三、鲁花等国内企业紧随其后,可以说是5%的企业控制了全国将近80%的市场,占绝大多数的中小企业在20%的市场空间里厮杀。


  没有雄厚的资金实力,没有完整的销售网络,没有发达的物流体系,甚至没有自主品牌,众多的中小企业各自为战,苦苦支撑。


  相对于国有大型企业,他们没有雄厚的资金支持,现金流常常是捉襟见肘,面对变化迅速的市场,常常显得心有余而力不足。相对于外资企业,他们盈利模式单一,抗风险能力差,就是买卖产品,最多做个套期保值。而外资企业不仅拥有巨大的市场份额,而且通过其自身行业的巨大影响力,甚至可以左右现货、期货市场,国内现货销售情况不好甚至出现价格倒挂的时候,他们每每可以从国内外期货市场斩获颇丰。


  “在与中粮和益海嘉里这样的大型企业竞争中,我们常常会有心有余而力不足的挫败感。”一位私企高管告诉记者。“从种植、加工到物流、销售甚至到终端超市,大品牌都占绝对优势,我们只能在自己的周边市场占上一小块儿。据我所知,大多数小企业的小包装产品销售半径不会超过200公里,大一点的中型企业能实现真正的跨省销售就算做的不错了。”


  据记者了解,真正敢于涉足小包装食用油市场的中小企业数量并不大,大多数仍以散油和中包装销售为主。


  那些有志于打造自己品牌、勇敢进入小包装食用油销售的企业,面对大企业完整的产业链、绝对优势的市场占有率和多元化的盈利模式,也是步履维艰,市场价格的涨跌,除了政府调控就是大企业说了算,众多中小企业只能被动地接受大企业的价格调整,完全没有自主权,只能拼命地压缩成本,以期不丧失价格优势。


  政策调控的死角


  诚如一业内人士所言,国家对油脂市场的调控政策是不完善的,保障了消费者、补贴了油料种植,大型油脂企业也从中受惠,惟独数量庞大的中小型油企从中得不到实惠。


  近年来,国家针对油料种植和托市收购的政策陆续出台,从大豆到油菜籽的良种补贴和托市收购,在一定程度上缓解了农户种植油料积极性不高的情况,去年四季度到今年上半年的调控,也至少保障了大半年的小包装食用油价格稳定,消费者自然获益良多。国储油脂油料的定向拍卖,也使中粮、益海嘉里等行业巨头得到成本的补贴。然而,众多的中小型企业却没有从这些政策中得到帮助,上游有托市收购价格的限制,下游有行业巨头绝对优势的竞争,许多中小企业举步维艰,不得不靠给外资企业和中储粮代储以维持生计。甚至一些中小油脂企业开始搞起了副业,把资金投向房地产等来钱快的行业。


  云南某油脂企业将资金投向房地产、旅游开发等行业,近年来公司旗下的粮油产业急剧萎缩,反倒是房地产和旅游开发产业做得有声有色,企业老总也自嘲“做了半辈子粮油却成了房地产老板。”据记者了解,这样的粮油企业并不在少数,似乎成了一部分粮油企业新的发展趋势,只是不知道在国家高压政策调控楼市状况下,这些企业会将钱投入什么行业。


  当一部分油脂企业进行产业转换的时候,并没有减少油脂行业的竞争压力,油脂行业的产能仍在不断增大,原因无外乎三方面:首先,行业巨头布局全国市场,纷纷在油料主产区上马油脂加工项目,产能动辄几十万吨,增加了地方中小型企业的原料收购难度和成本;其次,一些地方政府,把产能和规模视为政绩,鼓励企业上马华而不实的形象工程,有厂、有设备却没有足够的原料供给,增加了企业的经营成本,减少了现金流量,甚至使一些企业陷入债务危机;还有一部分中小企业,敏锐地感受到油脂行业可能面临新一轮的洗牌,于是盲目扩张企业规模和产能,以期在新一轮的行业整合中占据主动。不断扩张的产能进一步增加了企业的负担,大多数中小企业的开工率都不高,一些企业年开工率甚至不到30%。


  市场难行


  将产品打入终端市场,让自己的小包装食用油直接进入消费者手里,在市场上占有一定份额,这可以说是每个有点抱负的油脂企业老总都想做的事儿,中粮的全产业链概念在业内似乎很有市场,“仅仅停留在加工环节替他们做嫁衣,这样的企业最终将被淘汰。”江苏某企业负责人告诉记者。


  然而,对于大多数中小企业来说,产业链上游建设涉及众多部门,关系协调难度高,而且投资大、见效慢,况且上游市场的建设最终目的也是为了服务于下游市场,于是很多企业只能用订单收购这种效果并不太理想的方法来解决原料问题。湖北某油脂企业负责人告诉记者,“市场价格高的时候即使签订了收购合同,农户也敢不卖给你,而市场价格低的时候,你要敢不收,就有可能酿成群体事件,而有一些企业确实也存在毁约现象。”这位负责人告诉记者,在有些年份,订单收购的兑现率还不到20%,企业还是得从经纪人手里购买原料。


  相对于上游建设,油脂市场的高度开放和低门槛,使企业更愿意投入精力进军小包装食用油领域,以期快速打开市场实现效益。然而如前所言,目前的市场状况也不容乐观,开拓市场需要巨大的投入,效果却不好,而且由于一些大型企业长期控制市场,油脂消费习惯也被引导得比较单一,大豆油、花生油一统天下,连作为三大主油种的菜籽油市场认可度都不高,这些中小企业还要从引导消费习惯做起,回想起当年金龙鱼培养国人小包装食用油消费习惯时的连年亏损,就可以想象企业的压力了。一些小油种剑走偏锋,产品针对高端消费群体,打造保健食用油的概念,想从高端油脂市场杀出一条血路,却屡屡受挫,能成功打造品牌的寥寥无几,这似乎也不是众多中小型油脂企业的出路。


  其实,中小型企业的生存困境并不仅仅存在于食用油行业。近日,SOHO中国董事长潘石屹在接受媒体采访时数次提到,中小型企业是我国经济链上最薄弱的环节,出口形势不乐观,劳动力成本又不断攀升,再加上银行的利率一提再提,中小型企业的生存比较困难。


  油脂行业乃至整个粮食行业,是国家的战略性产业,而这其中广大的中小企业都是民族企业,集中优先地解决中小型粮油企业的生存发展问题,不仅能保障我国粮食安全,而且由此及彼也能为其他行业中小企业的发展提供经验。


你觉得这篇文章怎么样?

00